以“混改”为发展赋能 力促产业链自主可控

  ——哈电集团哈尔滨电站阀门有限公司增资案例

  2020年12月,哈尔滨电气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双百企业”,同时也是集团首家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企业——哈电集团哈尔滨电站阀门有限公司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五家战略投资者,实现了从单一股东向股权多元化、从国有独资企业向混合所有制企业的转变。此次增资不仅为处于行业变革期的哈电集团哈尔滨电站阀门有限公司带来战略发展所需资金,加强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也为后续上市打下基础;而且该公司以此为契机,以完善现代企业治理结构为抓手,以提升企业市场竞争力为核心,通过系列内部变革,为企业高质量发展、为阀门行业转型升级以及为国家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作出积极贡献。

 

  紧抓行业变革机遇 以改革破发展瓶颈

  螺蛳壳里做道场,小产品闯出大市场。

  在中国,有这样一批“隐形”企业,它们扎根在产业链某环节,高度专注,常年精耕于此;它们不直接面对消费者,但凭借掌握的核心技术、关键部件或特殊材料,在产业链内拥有一定话语权;它们不求一鸣惊人的“成套产品”,但求持续增长,成为给产业链赋能的“螺丝钉”。

  哈电集团哈尔滨电站阀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电阀门)就是这样的企业之一。它始建于1954年,目前已成长为一家专业化设计并制造火电、核电、军工等高端领域配套阀门的厂家。哈电阀门是哈尔滨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电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后者隶属于哈尔滨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电集团),哈电集团是党中央管理的53户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之一。

  阀门虽小,但作为流体输送系统中的控制部件,具有截止、调节、倒流、防止逆流、分流或溢流泄压等功能,广泛应用于水务、城建、石化、宇航、造船、输油管道等重要国民经济部门,是我国工业产业链中必不可少的关键一环。

  我国阀门行业起源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生产的阀门品种和规格都较为有限,缺乏生产高参数、高技术含量阀门的能力。当时为满足工农业生产快速发展对高参数、高技术含量阀门的需求,我国开始采取自主研发与引进技术相结合的思路发展阀门产业。国内阀门骨干企业在加大技术研发力度的同时,大量技术的引进促进了整个行业的快速发展。

  哈电阀门在这六十余年中也获得长足发展,成为国内最早实现以三维立体方式进行研发设计的阀门企业之一,起草并参与编制多项行业标准,先后承担并完成600MW超临界火电机组配套阀门国产化、1000MW超超临界火电重大装备配套阀门研制与产业化等多项攻关任务。作为国内超超临界关键阀门国产化最重要的参研单位,哈电阀门承担并完成全部二类、三类关键阀门的研制任务,绝大部分取得较好的应用业绩。哈电阀门生产的光热熔盐阀门规模应用于青海中控德令哈光热发电项目的熔盐机组上,成功替代进口产品,打破了国外厂家在光热高端阀门领域的技术垄断。

  图1:哈电阀门生产车间

  此外,哈电阀门的拳头产品全量型安全阀获机械工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电磁泄放装置等产品获国家级新产品奖;超超临界火电机组配套系列产品,获中国机械工业科学技术特等奖及多项国家专利。哈电阀门目前综合排名在全国近万家阀门企业中位列前茅。

  但面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态势,哈电阀门也面临着新一轮的挑战,主要体现在:

  首先,从行业发展阶段看,整个阀门行业正进入转型升级关键期。近年来我国阀门行业发展势头虽好,但从行业格局看,全国近万家阀门制造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规模小、产业集中度低,部分普通阀门产品市场已趋于饱和,竞争日趋白热化,导致整个行业进入微利时代,企业间兼并重组步伐正在加快,新一轮“大洗牌”必将来临。这意味着未来阀门企业之间的竞争必将是阀门产品技术、安全和品牌之间的综合竞争,包括哈电阀门在内的领跑企业须利用自身优势加速进行资源整合及参与行业兼并重组,迎接“大阀门企业”时代的开启。

  其次,从行业技术水平看,整个行业自主创新能力较为薄弱、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端产品。这也势必要求哈电阀门等有技术优势的企业进一步将产品向高技术、高参数、耐强腐蚀、高寿命方向发展;在特种材料、智能控制、成套装备集成等产业链关键共性环节进行技术攻关;围绕国家重大技术装备配套,瞄准国际先进、国内一流目标,开发能完全替代国外进口的一流产品,走出一条自主创新的破冰之路。

  再次,现阶段我国阀门企业在质量管理、工艺水平等方面也有较大提升空间。部分企业质量管理执行不到位,装配过程要求不严格,加之生产设备落后,导致产品存在内部或外部泄露、抗腐蚀性能不高、外部美观度缺乏、可靠性不稳定、操作不方便以及配套装置性能差等缺点,给用户留下不好印象,对国产阀门整体缺乏信心,导致关键装置上需要的阀门仍主要依赖进口。为此,优势阀门企业也亟需管理模式的创新,实现技术创新与管理流程创新的正向循环。

  更为关键的是,从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看,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正在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点之一。不管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是“十四五”规划,都对未来中国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下,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问题进行了全面部署。

  此举是考虑到虽然我国整体产业规模巨大,已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但我国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较低,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位于中低端。这几年,在全球化逆流、单边主义、保护主义趋势不断强化背景下,一系列“卡脖子”问题日益凸显,成为制约我国产业安全的关键原因。

  诸多像哈电阀门这类产业链上的关键企业作为现代化产业链重要组成部分,推动这类企业聚焦主业、转型升级、增强核心竞争力,是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

  在市场、技术与宏观环境的多重挑战下,哈电阀门决定以入选混改试点和“双百企业”为契机,通过改革突破发展瓶颈,以期在这轮行业转型升级中抢占先机。

 

  做强主业引战投 夯实混改促发展

  在改革目标引导下,哈电阀门将改革战略路径分为三步:第一步通过做强主业,引入战投获得现阶段发展所需资金,并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激发公司经营活力;第二步通过上市获得进一步发展所需资金;第三步通过上市公司平台,完成行业收购整合,形成产业规模效应。

  根据上述改革路径,自2017年起,哈电阀门围绕“做强主业”这条主线从产品线结构、生产组织方式及市场经营策略上做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

  针对此前产品线较为单一,主要集中在火电领域的现状,哈电阀门确定了在相关领域内延伸产品线,实现相关多元化的发展路径,即产品种类由单一向高端并多元方向发展;同时,在生产组织方式上也确定了由传统制造向智能制造发展;市场经营由国内为主向国内国际并举发展的战略方向。

  此外,哈电阀门紧紧抓住关键核心技术攻关这个“牛鼻子”,强化顶层设计,科学制定科技发展规划,优化技术研究和产品研发体系建设,持续推动产品和技术升级。

  经过三年推进,哈电阀门系列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在产品结构上,整体布局由2017年服务火电市场为主发展为2019年石化、光热、核电、军工(舰船)等多领域并驾齐驱,公司产品结构调整初见成效。同时,公司市场化程度得到进一步加强,数据显示:哈电阀门集团内项目配比规模从2017年的57.7%逐年下降至2019年的9.4%,且还在持续下降中;此外公司人才队伍也得到进一步优化,科技人员占比持续提升。

  此时,恰逢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纵深推进,2018年3月13日,哈电集团下发了《哈电集团关于修订<哈电集团深化改革工作方案>的通知》,将哈电阀门确定为集团首家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单位;同年8月17日,哈电阀门又入选“双百企业”名单。在此契机下,哈电阀门决定综合运用国企改革“政策包”和“工具箱”,全面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激发企业内生动力活力,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

  2019年,哈电阀门混合所有制改革正式启动。

  首先,哈电阀门积极探索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激励机制,以期建立与市场接轨的激励方案。2019年,哈电阀门结合企业现状,充分开展顶层规划,通过“六定”(定方式、定对象、定总额、定分配、定业绩、定管理)方式制定了股权激励实施方案,实现了员工长期激励约束机制的新突破,占股比例合计为10%的三家员工持股平台于当年底完成工商变更,哈电阀门也由此实现混改破冰。

  随后,2020年6月28日,哈电阀门增资项目正式在北京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北交所)公开挂牌。挂牌公告显示:该项目拟募集资金对应持股比例不超45%,拟征集投资方数量不超七个,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整合上下游企业资源,加强对阀门产业的投资。

  该项目一经挂牌,受到了市场广泛关注。

  首先是因为业内判断阀门行业正在迎来一轮快速增长期。工业阀门需求与下游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密切相关。在我国,化工、能源和石油天然气行业作为工业阀门最主要的应用领域,合计占全部市场需求的60.50%,这些行业景气度的提高将会带动相关固定资产投资额的增加,进而带动对阀门需求的增长。具体来看:水利水电领域数据显示,我国常规水电装机容量预计2025年、2030年、2035年将分别达到3.9亿、4.4亿、4.8亿千瓦,水电和核电装机容量的持续大幅增长将为阀门行业带来广阔市场空间;在油气领域,据机构预计,我国油气阀门需求规模年均增速约为8.5%,也将带动油气管线用工业阀门市场规模的持续扩张。

  不仅如此,在碳达峰、碳中和大背景下,那些污染控制设备和二氧化碳捕捉装置也将进一步提高对阀门的需求。

  可以预见,未来10 年内,核电、水电、大型石油化工、石油天然气运输管线、煤液化及冶金等重大工程建设配套的阀门产品,有望领跑整个阀门市场。

  其次,未来阀门产品发展也将从过去低附加值向高技术方向发展,高技术意味着高收益。以核电领域为例,阀门是整个核电装置中最昂贵也是最关键的部件之一,一个小型截止阀价值约2万美元,而一个38英寸蒸汽隔离阀价值已超过100万美元。哈电阀门作为有着深厚技术沉淀的老牌国企,也有望积极发挥它在研发、产品技术创新方面的实力和优势,在高端产品领域大展拳脚。

  再次,哈电阀门作为哈电集团直属企业,拥有得天独厚的集团优势。哈电集团装备了国内三分之一的火力发电厂,哈电阀门产品也随主机设备装备了三分之一的国内火电阀门市场,在火电服务市场拥有巨大的潜力,集团将为哈电阀门未来进一步做大做强提供有力支撑。

  2020年12月3日,哈电阀门增资项目挂牌期满,最终成功引进国新双百壹号(杭州)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双百基金)、山东鸿信新能源技术服务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山东鸿信)、黑龙江振兴基金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振兴基金)、黑龙江融汇工创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和黑龙江省穆棱市电站阀门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穆棱阀门)5家金融机构和民营企业最终入围,共引资2.2亿元。

  此次增资完成后,哈电股份占股比例由此前的90%下降至45%,员工持股平台占股比例为10%,外部战略投资者占股比例为45%。2020年12月21日,哈电股份与哈电阀门、五家战略投资者及员工持股平台签署了《增资协议》。2020年12月22日,哈电阀门完成工商变更。至此,哈电阀门实现了从单一股东向股权多元化、从国有独资企业向混合所有制企业的转变。哈电阀门高质量发展的新篇章由此开启。

  图2:哈电阀门增资前后股权结构图

  

混改持续发力 支撑产业链价值凸显

  “混”的动作完成后,哈电阀门趁热打铁,以完善现代企业治理结构为抓手,以提升企业市场竞争力为核心,展开了一系列内部变革。

  在公司治理方面,混改后的哈电阀门董事会共设置7名董事,其中外部董事占多数。来自双百基金、振兴基金的董事具有丰富的上市经验和资本运作经验,将在资本运作、公司治理、后期上市等方面给予较大支持;山东鸿信的董事和员工持股平台董事,可让哈电阀门更大程度倾听来自一线市场的声音,为科学、民主决策提供重要保障。

  此外,董事会还设置了专门委员会,通过职工大会推选出职工监事,保障职工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增强监事会的独立性和权威性,进一步落实监事会检查公司财务、纠正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损害公司利益行为等职权;定位清晰、权责对等、运转协调、制衡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由此形成。

  图3:哈电阀门召开第一次董事会、监事会

  同时,哈电阀门也依托员工股权激励政策,吸引了石化、调节阀领域两名行业领军专家,充分调动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业务骨干的积极性,并动态优化短中长期激励机制,以吸引和留住优秀人才。

  哈电阀门通过这一系列改革,市场适应能力获得较大提高,高质量发展趋势越发凸显,展现出强劲的发展动力和潜能。

  一是经营指标迅速增长。2021年第一季度,哈电阀门迅速实现混改后的良好起步,完成了哈电集团要求首季“开门红”的目标,各项生产经营工作取得较好成效,营业收入、订货额等主要指标实现同比增幅10%以上,利润总额同比增长35%。

  二是公司转型升级初见成效、竞争力显著增强。哈电阀门以混改为契机,全力推进产品结构调整,以提升硬件装备来促进产品转型升级,整合或兴建了研发试验、生产管理、质量管控、物资保障等“四个中心”,极大提升了相关职能部门的基础保障能力。新组建的研发试验中心,新增了流量试验台、深冷试验台等一流高精尖试验台架,基本满足了新技术研究、科研样机研制及整机试验需要,提升了公司整体研发能力,增强了企业整体实力。

  图4:哈电阀门研发试验中心

  三是支撑国家产业链落地的价值凸显。混改后,哈电阀门数类自主研发产品迅速填补涉及国家安全重点行业的技术空白,现高端产品可替代国际十个高端品牌产品,解决了部分核电阀门“卡脖子”难题,增强了产业链韧性、强度。以石化产品为例,石化产品是哈电阀门近来年转型升级打造的新产品,主打产品之一的——石化安全阀作为安装在石油化工装置承压设备、容器或管线上的关键产品,起到排放多余介质、保证设备或管道在规定压力下运行的重要作用,确保石化装置的安全运行。哈电阀门目前生产的石化安全阀产品技术指标达到了国际同类产品先进水平,已替代进口产品,成功应用于中石化扬子石化等项目。

  下一阶段,哈电阀门将围绕市场化目标,进一步推进精细化管理,不断提高盈利水平;同时也将通过科技创新,聚焦高端阀门国产化,解决“卡脖子”问题,牢记“承载民族工业希望 彰显中国动力风采”的庄严使命,为国家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作出积极贡献,并以更富朝气的姿态,乘风破浪,谱写出“十四五”新篇章。

 

  大国经济,重在“两链”。探析哈电阀门的改革模式,对于我国产业链、供应链上的诸多企业意义重大。哈电阀门的混改,生动诠释了哈电阀门作为中国工业产业链上的关键企业,在企业经营和国家发展关键期,将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突破口,借助资本的力量,集中资源突破高端产品的技术壁垒,做强企业的同时,也进一步增强了我国产业链自主可控能力。对企业来说这是小小的一步,但此举却成为巩固壮大我国实体经济根基的重要途径,也是支撑我国高质量发展的必要条件,对于实现国家全面现代化具有长远的、基础的和重要的战略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