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权研究

混合所有制要形成“杂交优势”

来源: 时间:  打印】  

  对于混合所有制的的标准,中国建材董事长宋志平有一句话说得很精到:混合所有制就是要形成杂交优势,而不是杂交劣势。

  在生物界,两种遗传基础不同的植物或动物进行杂交,其杂交后代所表现出的各种性状均优于杂交双亲,比如水稻、小麦的抗逆性强、早熟高产、品质优良等,都是杂交优势例证。混合所有制搞得好不好,关键是要形成杂交优势,而不是杂交劣势。

  近些日子,有人在混合所有制占股多少上费了不少口舌。其实衡量混合所有制成败的标准是两种不同所有制的优势融合,大不必在控股多少上做文章,更不必在谁进谁退上大费口舌,因为混合所有制是手段,是路径,目的与方向是市场化,检验标准是优势资源的融合。

  其实,混合所有制并非新生事物。国资改革的关键,是建立真正的现代公司制度,让公司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从而实现政企分开。因此,从一开始就要提防此轮改革穿混合所有制的“新鞋”,走非市场化的老路。混合所有制这一提法被正式提出,是在1997年的十五大报告。近几年国务院国资委倡导的股权多元化,本质上讲也是混合所有制,也有很多企业是这么做的。

  混合所有制并非灵丹妙药,更不会“一混就灵”。上个世纪90年代搞混合所有制后,确实有不少民间资本在竞争性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不少是“化公为私”,教训犹在。同时,在能源、铁路等核心垄断领域,民资进入多以被收编或退出收场,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始终横亘,亦教训多多。

  如何让历史上来来回回的教训不再反复?这不但考验顶层设计的水平,更考验操作层的智慧。我们认为,混合所有制有两点要把握,一是深度融合而不是表面组合式捏合;二是优势而非劣势“混合”。具体有几点:

  首先,产权制度改革是搞好混合所有制的基础,产权结构要完善,要合理。不能修工程缺钱,就引入民资进入,需要布局加油站就吸引民资进入加油站领域,将民间资本当成国有资本的提款机。此轮国资改革,要允许民资在一些关键领域相对或绝对控股。从国企内部来说,包括经营者、员工和科技人员持股。

  其次,建立现代的公司治理制度是根本,建立真正意义上的董事会,解决产权的最终处置权。为保证这一目标实现,让民资在董事会和职业经理人制度体现出资人地位。如果此轮混合所有制改革,只是为了让民资作为财务投资人获取收益权,其改革效果必然大打折扣。

  再之,在内部管理上,两种所有制产权的体制优势融合必是文化的融合。原来公有制与私有制,在经营上各有利有弊。相应的公司治理、运营机制、人才素质、技术创新、管理文化等等,都需要进行一系列相应的配套改革,既不姓“公”,也不姓“私”,最终要形成新的管理与文化体系。

  再次,在外部环境上,要建立与现代企业制度相配套的独立司法体系,保证出资人作为股东所拥有的一切合法权益。各地政府部门要彻底由管企业变为管资本,让不同资本通过市场自由流通。

  现在,混合所有制似乎是一个大筐,什么都装,其实这件事是“混乱”不得的。“混合”的意思,是指两种或两种以上东西形成新的混合物,其中各成分要混得很均匀,但多少仍保持原来的性能等,最好的境界自然是融合。微观而言,国企比私企多一份责任,却少一份灵活和自然。以国有经济的形式去弥补私有经济的不足,实际上是以国家的理性和长处,来约束私人资本的非理性和不足。私人资本目标在于追求自己获利,有活力,可能会少些国家和社会的责任;同时私人资本的实力不足,在国际竞争中容易处于弱势地位。只有把两个优势融合并形成整体优势,形成新型生产力,才是我们追求的境界。

  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混合所有制”的经济制度,无疑就是要运用市场方式进行资源配置,“中和”一部分国有经济的优势和私有经济的另一种优势。借此再次重申,混合所有制改革必须着眼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从深度上实现市场化,这是我们的目的与方向,而“混合所有制”是个手段,是个过程。